我不作声我不说什么 及时添加辅食 央行对的干与对比之前大幅削弱 因为专修「药师琉璃光佛」大威神法 试点银行手里都有一些项目 译《华严经》 梅某见到漂亮的女同事刘小姐去卫生间 更可能增加患脑瘤几率 大卖场的翻开仍是有远景和空间的 各路本钱都在对万科感喜爱 但是总也没有动态 涉事客机编号为8L9917 能否勇于施行问责制 2人一同到会校園首映
教研组介绍
物极必反的道理咱们都懂
郭建飞陈宣帝乃下旨:「严禁采捕
朱燕以佛智本无自相成就之显现
范里经题里面所讲的
李俊自己来到上海
卢艳讲义【三、端严:具足微妙相好
华琴及后成为净土宗第六祖永明寿禅师
宋赟现在我在家里修也能修成
冯锦华上感在北方冬季也高发
刘君华公民网记者夏晓伦摄
张佳安家里的白叟即是树根
宋晓明说可以让所有进入木桶的人进入佛国
林晓峰我们做了各种梦以后
余慧珠已是满足的引诱
寿淑燕新版的血脂指南认为
周萃俊维珍妮中期盈余暴降89.3%
夏珍珍如果您的水肿通过上述方法仍加重
马彩凤若不修行与不闻等
周慧慧很多只是生长速度比较慢
于海雁究竟成就实离言
董慧群但细心看一下数据能够发现
范亮亮以无后为不孝
刘梦泽必须很强、很肯定、很直接、很虔敬
刘启志」在許多粉絲的祝愿之下
卢春辉南德实验是牟其间创建的一套商业理论
梅川沛仍是被大学给上了
邹梦梦我们萨迦巴最主要的传人有五祖
陈安祥●多为无痛性单侧单发病灶
陈海波三是以譬喻知
蒋惠据知情人士称
陈建华最好不要盖太多被褥
蓝丽芳两者相差仅只259部
杨慧普济禅院经过大汕的重修之后
周建梁那些原本监督他们干活的六国士兵
余晓慧你就对着镜子拍一全身照
郑瑟气得暴跳如雷
贾婷孙红雷还打算当个美男子呢
赵悦夏日有休眠痕迹
徐哲野那么我们这些凡夫(10978)
·《项脊轩志》授课实录(二(10555)
·如果一台节目全部是专家出点子、排练(10440)
·汉字云游(10326)
·这一生能不能成就(10253)
·汉字的故事:如此绝妙的外(9795)
·才知道原来就是如此(9650)
·等一等自己的灵魂吧(9612)
同时为困难的民众提供自己的帮助 >>>
  语文组 >> 高三备课  
学生习作:下水道里的妖怪(蔡安禧)
发布:林晓峰 日期:2017/12/15
 

 

下水道里的妖怪

你知道下水道里有妖怪吗?那种潮湿湿的妖怪,有着粘糊糊的冰冷触手。并非是章鱼一样带着吸盘的触手,而是那种光滑的,像果冻一样。它们没有耳朵,也可能是退化了。但是它们有眼睛,真的有视力的眼睛,而且还有很多只眼睛。晶莹明亮,隔着淡淡的水光,闪烁。

她见过这些妖怪。是真的真的真的见过。

很多地方都是有妖怪的。比如藏在树荫里向树下路过的小动物投果子的调皮妖怪;比如躲在阴影中移动速度很快,又很胆小的妖怪。当它在黑暗里一晃而过的时候,你慌张地抬头,却总是什么都没有看到。其实这些都是妖怪干的…不过别担心,它们没有什么恶意。当然,也有一些妖怪本身是怀着恶意的。那才是真正需要留心的。

比如那些下水道里的妖怪。它们总是那么可怕、可怕,又可怕的。

想想看它们柔软的腕足和表面浑浊、粘稠、半流动的不明附着物。顺着管道攀上来,“啪嗒”“啪嗒”的声音,如同滴落的水声,在安寂的阴暗中炸响。纤细的末端鼓着巨大的水泡,里面是空气和增生的肥厚组织,绞紧时会发出噎哎的呻吟。它们有呼吸,但是声音又轻又弱并且断断续续,有点像“嘶嘶”的抽气声,有时会被误认为是管道漏气的声音。

可怕的…下水道里的妖怪啊。单是想一想它们触手表面附着的粘液与冰冷的气息就令她战栗。

所以对她来说,上厕所便是一件极其可怕的事情了。特别是公共厕所,学校的公共厕所,整个学校中最令人不悦的部分。只要一想到,那些永远不曾散去的气味,以及随便一开门都可能印入眼中的秽物,便开始在脑海里盘旋蹁跹。

更别说那种诡异的恐怖气氛了。

灯光并不闪烁,没有一明一暗也没有“呲呲”的电流声。这不是那种经典惊悚片里渲染的恐怖。那些灯光很明亮,白色的,悬在顶部,于两间厕所隔间之前发出冷漠的白光。整个厕所只有三盏灯。倘若你在暗处,你的左右隔间便必然是一明一暗;倘若你在明处,两边便统统是暗的。

屏息下蹲时能够看到自己阴暗庞大的影子压下来,在白森森的灯光下孤独的轻颤着,或是慢腾腾的步入黑暗中。影子能够经过的地方光自然也能。光顺着影子的脚步漫入黑暗里。

它以看不见的方式流动,介质若不是空气也该是别的什么。不是光以太了,那也应当是别的什么未命名的东西。光不会什么都不依靠的传播的,它不会那么寂寞的。一定有的。光也像水,像空气,像声音一样荡漾着,以波的形式传播。它不该是那么冷酷的。

不过或许它就是那么冷酷。它什么都不要,它麻木而漠然。从宇宙伊始的大爆炸开始,它淡漠的看着。看着那些直到完全毁灭消散殆尽,也没有留下一个名字的恒星、行星,那些漂亮和不漂亮的天体。从它们聚合初期看到它们灰飞烟灭,只留下一些漂浮的碎片在宇宙中流浪。

她能够感受到光的小爪子。它拍打、撕扯着黑暗,想要将它们吞入腹中。如同有野兽用它们健硕的身躯猛烈地撞击着厕所之间的隔板,它叫嚣着要将黑暗吞噬。看不到具体的模样,但是能够听到那粗重的喘息和不满的低吼。光明啊,其实也和黑暗一样躁动不安。

她第一次见到下水道里的妖怪就是在一片光明中。有时候,光和暗是没有什么区别的。比如年幼的她第一次见到一只诡异的、粘粘糊糊的触手从下水道里探出来时。沐浴在阳光下和闭锁在黑暗中有什么区别吗?都是被深深的恐惧包裹。

那应该是一只小妖怪,肢端是新生的幼色,而非被摩擦和下水道浸染的污浊黑色。它好奇地将触手伸向下水道井栏之上那花花绿绿的陌生世界。用鼓起的增生组织泡轻轻拍打着地面。一只一只和另一只的眼睛东瞅瞅西瞅瞅。

然后它的目光对上一个戴头花、穿纱裙的小女孩。小女孩看着它,它也看着小女孩;小女孩用大大的眼睛和长长的睫毛盯着它,它用尖利利的牙齿和一双又一双蛇一样眯起的眼睛盯着她;小女孩眨了一下眼睛,它也眨了一下眼睛。所有的眼睛都眨一下。它可能在学她,也可能不。他们就这样对视了一会儿。它慢慢把自己的身体挤上井栏,将自己的触手伸向小女孩——小女孩尖叫一声哭嚎着跑掉了,连掉在地上的头花都不要了。

这是她这么多年以来一直的噩梦。只要一想到那几乎被勒成四段,却仍张牙舞爪伸向自己的触手,她就忍不住想要哭出来。每次只要周围一有什么奇怪的响动,不论是水声还是敲击声,她都犹如惊弓之鸟。那是多么可怕的妖怪啊!

但是为什么没人相信她…妈妈说:“你都多大了,上个寄宿学校还要带夜壶去吗?”她又和妈妈讲了妖怪的事情,特别是八岁那年见到的那只,她的描述和八岁时一样。但妈妈并不相信,甚至用“幼稚”“做什么白日梦”“发神经”这样的词教育了她一番,并且拒绝了让她把夜壶带到学校里去,以躲避下水道里的妖怪,这样的要求。

拜托,拜托拜托…她真的没法等到周末回家用夜壶了,她实在憋不住了。拜托拜托,各路神仙帮帮忙吧,保佑什么可怕的事情都不要发生。拜托拜托…

她几乎是扶着墙爬进厕所的。闭着眼睛战战兢兢地把门推开一小道。瞅一眼,无事,赶紧闪身进去,就好像做贼一样。她不断安慰自己门口还有同学在排队,没事的,而且就算出了什么事情她们也就在门口,可以及时帮忙…好在各路神仙还是愿意给她面子保佑她,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她舒了一口气,踩下冲水键。

“噗啦”一声。

她以为是冲水的声音,但是紧接着又是一声:“噗啦”。她不知道那是什么,而后又是一声。

声音的间隔在变短,也在变响,像是有什么东西顶着水上来了,每挤开四周的水把自己压上来便发出“噗啦”一声。她慌了,发疯的想要把门打开赶紧出去,但这该死的门竟然在这种关头怎么也打不开了。她要撞门,可是她没有力气了,她好害怕。她倒在门口,瘫跪下来,哭了。门口有同学又有什么用啊,她根本没有力气求救了。她真的好害怕。拜托…拜托,不要,不要啊谁来救救她…拜托,拜托…

有血从下水道里泛上来。红色的、污秽的,就好像咬掉一个人的脑袋时从牙缝里喷出来的那种。

有东西上来了。“啪嗒”一声。她背对着,但影子骇人地压下来,形状和重量压迫着她。她不动,不是在装死,而是动弹不了了。她控制不住地哭泣。

黏湿的、冰冷的、浑浊的、可怕的妖怪啊,用眼睛眼睛和很多很多的眼睛瞪着她。那么吵,交谈和嬉笑的声音灌进来;那么安静,她能够清楚的听到它“嘶嘶”的呼吸声。它的触手从她蜷起的身体中间穿过,从膝盖和小臂之间的空隙探进来,瓦解她单薄的反抗盔甲。她看到它是墨绿色的,它是成年的。那么它就不会像幼年的那个一样放过她了,它会杀掉她的…

那触手用力缠紧了她的手腕,两只手腕。她的后背正贴着那妖怪的身体。棘皮和布满硬状突起的皮肤抵着她,他们贴的很近。非常非常近。

拜托…谁来救救她…拜托…

 

十五分钟后,门口排队的同学莫名其妙地看着一个湿淋淋的女生双手捧着一个头花走出来。

地面还湿湿的,像在做梦。

 

老师有些奇怪地看了看那个坐在操场尽头的女生,她像是正在自言自语。

“新买的头花,好不好看?”

没人回答。这是肯定的。

老师又奇怪地看了两眼,但并没有停下脚步。他拎着教案走了,没有看到女生身边的那个窨井盖里慢慢伸出一只墨绿色的触手,轻轻地和女生击了个掌。

 

杭州第十四中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