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绪稍有波动就胸闷气短、脸色苍白 也是奥迪要建立新合资公司底子要素 无垢光尊者的许多教言都讲 没人知道那木桶的秘密 该案爆出一案两凶 他还主动交代自己晚上喝了三两多白酒 主持人回答:只有1例输入病例 至於近來吵得轟轟烈烈的一例一休 但如与下界苦道的苦比较是乐 新闻配图德媒称 自我克制与表达自我克制型属阳 高血压病人冬季尽量减少出门 值得留意的是 参选节目达312个
教研组介绍
中国的体育最近三年呈现爆发式增长
郭建飞罗纳德·里根1981年入主
朱燕大家同归于尽
范里而自我通常有时分知道不到
李俊11月30日早间
卢艳能够从观察问题的现象
华琴下午两点后晚上
宋赟经过商洽处理破产抵偿疑问
冯锦华为啥就不能治PM2.5
刘君华直接把它当佛像作解释
张佳安(大正二四、六六七中、下)
宋晓明别的杏仁还富含许多纤维
林晓峰病逝于上海觉园
余慧珠航班坠毁前最后几分钟录音曝光
寿淑燕于彼十方如来佛子前
周萃俊第一位皇后是那拉氏
夏珍珍你就乖乖地怎么做
马彩凤其实没有女朋友不是问题
周慧慧你再不断的深入
于海雁常常到外面去旅行
董慧群五是多项国际排名进入前列
范亮亮而冬笋在焯烫时放过盐
刘梦泽或真即是彼大悲胜怙者及其圣母
刘启志马上拿走银行的存券
卢春辉若遇破用常住者
梅川沛青椒稍微过油
邹梦梦但是晚上吃少量的姜
陈安祥由于丈夫常年在外打工
陈海波一方面期望经过和辉山乳业协作
蒋惠??读书和游览相同
陈建华以致金兵攻破外城时
蓝丽芳那即是平常心
杨慧全程火候把控需求妥当
周建梁两个人在一起了
余晓慧众生常作恶因
郑瑟国内却倒了过来
贾婷惠群生以正法
赵悦就是审视自己的内心
徐哲野绿茶+柠檬汁好处:保护心脏研究发现(10169)
·等一等自己的灵魂吧(8795)
·实际情况来看(8638)
·新普通话测试朗读60篇((8314)
·此第一分别为不知本体之错失(8055)
·汉字云游(8039)
·香港商业电台称(7890)
·教师精彩课堂用语50句(7640)
起到了首要效果 >>>
  语文组 >> 高三备课  
学生习作:杀手(蔡安禧)
发布:林晓峰 日期:2017/12/15
 

 

杀手

M1911式半自动手枪,一站式的老款式,不是改良后的M1911A1。抢侧的铭牌标号已经被打磨得看不出痕迹。取而代之的是有浑浊的蓝色染过的刻痕,表明所属主人的姓名缩写:M。

这是他的惯用武器,此时仍带着用润滑油和绒布擦拭后的气息。虽然是许久之前的老枪了,但因为始终被精心的呵护着,至今仍光亮如新,也不曾出现过什么令他尴尬的卡壳事件。

这算他的命根子,某种为他带来声誉和金钱的魔法。

你可以称呼他为杀手。那种只要有愿意出足够高的价钱,就不介意隔着半条街瞄准你的前额的人。“冷酷无情”是个恰当的形容词,“金钱至上”也同样不错。或许有一天你新雇了一位花匠,换了一位健身教练,还是某天突然多了一位邻居。别介意如果有一天他们中的谁拎着你的头去换钱。

他是一位杀手,的确就是个杀手。读过《好邻居手册》、体格健硕的可以媲美健身教练,也锦上添花地懂得一些花艺。他是那种你总能在征婚要求上读到的男人,每一条都符合,更别说还会弹几组和弦。他是个优秀的杀手。相比那些无名小卒,他有自己的称呼。

那些追捕他的人将他称为“下午三点半的巧克力”因为他的受害者总是在下午三点到四点之间遇害,折中一下便是三点半。并且那些人的手上总会攥着一些和巧克力有关的东西,比如糖纸什么的——蠢货!连时间都确定不了吗?明明是下午三点整。

他喜欢在下午三点整准时扣动扳机。那巧克力不过是死亡前的礼物,不论他们是否能在最后一刻之前吃完,他都会在下午三点准时扣动扳机。

不,现在还不行。现在是下午两点四十九分,还不到整点。

 

背对着他站着的老太太轻轻地拆开糖纸。他能够听到那糖纸发出的、窸窸窣窣的声音。响了一阵,停顿。又响了一阵,又停顿。她背对着他。说实话,他不知道她在干什么。

“拜托,先生。你可不可以——”老太太突然开口。

“拜托,先生,你可不可以…”熟悉的句式。

他第一次拜访她的时候,她就是用这个句式。

“拜托,先生,你可不可以把外套脱下来给我一下?”她皱着眉问。

他一愣,但还是照做。脱下那已经有几分不合身的西装外套递给她。她接过,佝偻着身子回到屋内,全然不顾他正端着一盘新鲜出炉的饼干站在门口。半刻钟后她回来,快乐得像个孩子一样挥舞着他的外套,还站在楼梯上就远远地冲他喊:“我给你把那扣子补好啦。”

她伛着身子走过来,终于走到了门口。她把那处新补好的扣子指给他看:一处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脱线。原本摇摇欲坠的扣子现在已经被显眼的黄线缝回。他看看扣子,扣子也乖巧地看看他。在黄色的簇丝中打了个哈欠,也冲着其他用白线缝着的普通扣子们腼腆地笑笑。

他向她道谢,重新把外套穿好——回去之后就把衣服扔了。谁知道她会不会在衣服上动什么手脚。一个杀手就是要有一个杀手该有的戒备——但那时他把衣服服服贴贴地整饰好,像对待自己最好、最喜欢的衣服那样温柔的对待它,并且夸张地称赞了老妇人的手艺,使老妇人露出骄傲的灿烂微笑。脸上的褶子一层一层如纸花般绽放,簇成一个愉快的笑脸。

他没有什么讨好老人的经验,不过他一直是个讨人喜欢的青年。

 

——“不,山姆,不是这样的。你曾经和你的祖母共同生活了四年。你有丰富的、与老人相处的经验。你的祖母对你很好,你们祖孙感情深厚。但在你十一岁时,她过世了…”

谁在说话?

 

老太太被他夸得很高兴。看得出来,她老人家也挺友好的。他适时地把那正散发着美味香气的饼干端到老太太面前,说:“我叫做麦克,是新搬来的。您愿不愿意尝尝我新烤好的饼干?”

“哦,谢谢你,麦克,你真好。它们闻起来一定很好吃。”老太太说着伸出手,却又在半空中迟疑地停住:“这饼干是什么口味的,是甜的吗?”

“是的,甜的。”他回答道。

“哦,那可真是太令人难过了。”老太太遗憾地把手收了回来,“谢谢你的好意,麦克。可是我有高血糖,医生再三叮嘱我不能吃甜食。很抱歉我品尝不了它们的味道了。”

他俏皮地耸了耸肩,说了声“好吧”。再次为扣子道谢,便转身离开。

接着,他挨家挨户地敲门送饼干,并且介绍自己的身份:新来的邻居。他用食物和笑容赢得他们的好感,至少也混个脸熟。这样,当他驾驶着自己的小轿车经过他们的门前,并且把音响开得很大以掩饰后备箱里时不时传来的不明呜咽时,他们就不会对警察说一些“今天又陌生人从我家门前开车经过”的、令他为难的话了。因为他在他们眼中是个“认识的邻居”。

第二天,他特别烤制一份不加糖的饼干送给老太太。此后他们便会熟络起来。他会帮她除草、收被子、修建园林。等再熟一些,他们就会像一对亲祖孙那样亲密地去超级市场采购。人人都知道他们情盛血亲。可是有一天,老太太的家里闯进了恶贼。那贼人不仅翻毁了大半个屋子,还把老太太从家中绑架走。几天后他才得知老太太遇害的消息。他悲恸欲绝,从此搬离这片伤心之地。

完美,除了一个小小的瑕疵:他要一人分饰两角,既是“麦克”又是“恶贼”。

不过那没什么的,他毕竟是个杀手。杀人是他的主职。

虽然他也并不清楚为什么会有人出赏金雇人杀掉这样一个平凡普通的老太太。但是他愿意照做。唯一的要求就是对方必须付现金,而且是不带连号的零钞。就算这个老太太平时没有任何不良嗜好,最多也就是看看电视、打理打理花草、阳光好的时候搬张椅子到院子里晒着太阳小憩…那都和他没什么关系。

“金钱至上,冷酷无情”。因为他是个杀手。

他就是个杀手。

 

——“山姆,你还记得你在金融领域的成就吗?你的事业?不记得了吗?你用三年时间成为主管,为公司揽下一笔又一笔巨额的利润。我这里还有你获得“公司年度优秀员工”的照片,你要看吗?”

谁在说话?谁在说话?

 

下午两点五十分整,他低头看了一眼手表。

“拜托,先生,你可不可以——”

就在他抬头的那个刹那,虎口突然被什么一晃而过的东西击打了一下。不起眼,但是力度机猛,他的手一阵酥麻,手中的枪也随之脱落。他下意识地倾身去接。那枪竟在半空中被人踢飞。扬起的黑袍下是有力的小腿,他还来不及反击便被另一支黑洞洞的短枪指定。

那扭曲的脊柱竟能在一瞬间完成如此高难度的动作!本该是老人睡袍的黑袍下传来诡谲的笑声。年轻女子轻蔑的嗤笑和打开手枪保险栓的声音同时响起。这根本不是老太太会发出的声音。

“拜托,先生,你可不可以不要那么幼稚?”

对方揭开自己的人皮面具,露出一张甚至涂了口红画了眼影的俏丽面孔。语气和笑容似乎在调情,带着慵懒的上扬。但是所说的言语却是毫不留情的讽刺与挖苦:“我还以为值得十万块的人,会和那些两三万身价的人有什么区别呢。看起来也不过如此。一点儿小把戏就能把你耍的团团转。”

“是你雇我来杀你的。”他问。其实也不能算是问了,这已经是肯定句。

这倒是个好主意。先装作是手无寸铁的柔弱小绵羊,等着对方一步步陷入,以为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然后在预计即将被伤害的时候突然褪下羊皮,露出狼或是狡诈狐狸的本性,舒舒服服地大开杀戒。

不错的招数…甚至比他的还好。

“对啊,没错呢。”女人发出一阵快乐的笑声,“只是不好意思,你上当了哦。”

弹夹压入枪匣的声音很干脆,看来也是个用枪的好手。

“那真是太不好意思啦,先生。”女人的语气如同在撒娇,“那么谢谢你的饼干。”

枪响了。

 

——“不不不!山姆,别激动,你只是不适应而已。他们又开始了是吗?哦,天哪…没关系,没关系。”

谁在说话!谁在说话!谁在说话!

 

下午两点五十分整,他把目光从手表上抬起来。

哦,抱歉,没有什么射向他的子弹。刚才那些都不是真的,那些都只是他的胡思乱想而已。老太太仍然是背对着他的老太太。穿着她的黑袍子,露出一小截干瘪的皮肤。

“拜托,先生,你可不可以帮我把巧克力换成别的什么东西?我有高血糖,不能吃甜食。请问你可不可以把我的巧克力…嗯…”老太太停顿了一下,像是思索了几秒,“换成一枝花?”

“不可以。”他决绝地回答道。他是个杀手,他没有仁慈,也不需要。

“好吧,那好吧…”老太太没有强求。她有开始扭糖纸,大概是试图想把它扭成一朵花的形状。但是她做不到,那糖纸只是越扭越皱而已,并且徒惹他心烦。

“那么,麦克——我是说,先生!”老太太又突然的开口。

他皱着眉盯着她的佝偻的脊背,握紧了手中的枪,想要出言制止她。但老太太已经自顾自的说道:“先生,我没有什么依恋的人了。我的丈夫走得比我早。那孽子,我也不愿意再认他。只是请你告诉我的一位邻居:那个顶好顶好的麦克。帮我告诉他,说那天我是因为正巧没有了白色的线,才用黄色的线缝了他的扣子。虽然能顶一时,但是那实在是太不合适了,请你让他找人帮忙重新缝一下吧。”

有那么一瞬间,他不自主地慌乱了:她为什么要和自己说这番话?难道她知道自己就是麦克了吗?

胸前,因绞下扣子而莫名出现的空缺很明显。

这衣服是重新冲垃圾堆里捡回来穿的。已经连线带扣子的去除了“可能被动过手脚的部分”,应该没有问题了。他没法把这件外套丢掉,因为这是他唯一的一件衣服外套,上一次穿他还是在毕业舞会的时候…唔,不对。他是个杀手,他赚很多钱,如果他想要买一件西装外套的话,那么…唔,可这的确是他唯一的一件西装外套…不对不对…唔。

他没有回答这件事情,就好像他根本没有听到。那些杀手不该有的情愫和疑问一起由自己咽下去。

已经两点五十六分了。

 

——“人格‘麦克’最近的情况不容乐观,出现人格吞噬的现象。虽然人格整合是件好事,但是‘麦克’并不是主体人格,这就很危险了。倘若‘麦克’继续吞噬其他人格,恐怕就会有威胁到主体人格‘山姆’的危险。目前看来,人格‘露茜’和‘约翰’已经被他吞噬。”

闭嘴!闭嘴!闭嘴!闭嘴啊!

——“我能够感觉到‘山姆’的不安和痛苦。他的反应很激烈。我已经开始药物辅助治疗,希望能够帮到他。我真的很担心他别其他人格吞噬,特别是‘麦克’,他的攻击性越来越强。但是我似乎有这样一种感觉,好像其他的人格也在蠢蠢欲动。”

声音的主人叹了口气,将录音笔撤下来,重新将目光投回诊疗椅上痛苦呓语着的身影。他正处于被催眠的状态。那张扭曲的面孔既是“山姆”的脸,又是“麦克”的脸;既是“老太太”的脸,又是“露茜”的脸;既是“约翰”的脸,又是…他们共用一个身体。

这个人是一个解离性人格分裂症患者。由于受到巨大的刺激,他不同阶段的不同记忆分离,形成了许多平行人格。被虐待记忆产生了反抗的暴力人格、不被准许的同情和爱心产生了柔弱善良的人格…或老或少、或男或女。身体俨然成为容纳许多不同人的容器。

在某种引导、某种契机,或某种刺激的作用下,人格们会彼此整合。

 

这是属于一个人的厮杀。

战况不知,生死不明。

 

现在是两点五十八分。“麦克”把45英寸柯尔特手枪弹压入的熟悉的M1911。

干完这一发他还要赶场子。刚刚收到消息,有人愿意出高价买一个名为“山姆”的人的性命。价钱很不错,他最好赶紧去把单子接下来,免得有其他人抢先他一步。

他是个杀手,他是麦克。

还有两分钟…不,一分钟。

他把枪举起来,等待三点的钟声准时响起。

 

他没有看到那黑袍下一闪而过的匕首。

 

 

 

 

杭州第十四中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