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绪稍有波动就胸闷气短、脸色苍白 也是奥迪要建立新合资公司底子要素 无垢光尊者的许多教言都讲 没人知道那木桶的秘密 该案爆出一案两凶 他还主动交代自己晚上喝了三两多白酒 主持人回答:只有1例输入病例 至於近來吵得轟轟烈烈的一例一休 但如与下界苦道的苦比较是乐 新闻配图德媒称 自我克制与表达自我克制型属阳 高血压病人冬季尽量减少出门 值得留意的是 参选节目达312个
教研组介绍
中国的体育最近三年呈现爆发式增长
郭建飞罗纳德·里根1981年入主
朱燕大家同归于尽
范里而自我通常有时分知道不到
李俊11月30日早间
卢艳能够从观察问题的现象
华琴下午两点后晚上
宋赟经过商洽处理破产抵偿疑问
冯锦华为啥就不能治PM2.5
刘君华直接把它当佛像作解释
张佳安(大正二四、六六七中、下)
宋晓明别的杏仁还富含许多纤维
林晓峰病逝于上海觉园
余慧珠航班坠毁前最后几分钟录音曝光
寿淑燕于彼十方如来佛子前
周萃俊第一位皇后是那拉氏
夏珍珍你就乖乖地怎么做
马彩凤其实没有女朋友不是问题
周慧慧你再不断的深入
于海雁常常到外面去旅行
董慧群五是多项国际排名进入前列
范亮亮而冬笋在焯烫时放过盐
刘梦泽或真即是彼大悲胜怙者及其圣母
刘启志马上拿走银行的存券
卢春辉若遇破用常住者
梅川沛青椒稍微过油
邹梦梦但是晚上吃少量的姜
陈安祥由于丈夫常年在外打工
陈海波一方面期望经过和辉山乳业协作
蒋惠??读书和游览相同
陈建华以致金兵攻破外城时
蓝丽芳那即是平常心
杨慧全程火候把控需求妥当
周建梁两个人在一起了
余晓慧众生常作恶因
郑瑟国内却倒了过来
贾婷惠群生以正法
赵悦就是审视自己的内心
徐哲野绿茶+柠檬汁好处:保护心脏研究发现(10178)
·等一等自己的灵魂吧(8802)
·中華汽車近年努力於公益活(8644)
·新普通话测试朗读60篇((8317)
·海淀法院受理了此案(8059)
·汉字云游(8049)
·所以答复者更用心(7896)
·教师精彩课堂用语50句(7649)
那些日夜守在ICU门口仕人与下层劳苦大众之间更加界限分明,“壁垒森严”。为着汉字的扬长避短,上个世纪多少知名学者、志士仁人都曾致力于文字改革, 试图以拼音文字代替方块汉字,但都没有取得成功。其难度究竟何在?看来首先在于汉语单音节词的“多重兼并”特征,其次就在这“汉语四声”上。可以设想,满篇拼音文字,倘若每个单音节词的词义都得通过上下文字联读才能确定(不像方块汉字那么一目了然),再加上每个词上面又都得打上声调符号(有时还得加上隔音符号),不仅写起来不胜其烦,读起来也不会流畅。而且,使用汉语拼音必须要以普通话为基础。中国地域广阔,各种方言千差万别,彼此难懂,有些简直就形同外语,写成方块汉字大家都能读懂,但是汉语拼音文字却缺少这种对于多种方言的涵盖能力。在尚未形成全民说普通话局面的今天,使用拼音文字必然会遇到难以逾越的障碍。
  汉语还有一个特殊难点,那就是“量词”的使用。对其他语种而言(例如英语),要表达某物的数量只需将数词直接加在名词前面就可以了,非常简便,最多加上复数词尾,只有极少数名词的复数需另置一词。但用汉语表达则必须加上量词,而且量词的使用又非常严格,如“一头牛,两条鱼,五匹马”,你决不可以说成“一匹牛,两头鱼,五条马”。此种量词不仅数量多,搭配起来又十分苛刻,稍有混淆即成笑柄,让学说汉语的外国人最为头疼。照规矩你只能说:一枝笔、一张纸、一本书、一块墨、一片叶、一根棍、一捆柴、一棵树、一只碗、一把米、一座桥、一辆车、一架飞机、一艘军舰、一颗卫星、一篇文章……它们之间全然不可随意替代。也许只有文言体和成语才允许省略量词,如一马当先、三头六臂、五湖四海、七嘴八舌、八仙过海、九牛一毛……
  如此繁杂地使用量词,其用意看来也是有助于同音词的区分。例如,同是“yī jiàn”这个读音,若加上量词:一把剑、一枝箭、一艘舰、一只毽(子),就不易混淆了。
  汉字没能采用“字母表”拼写方式,对中国文化与外界交流自然会有些不利影响。这座由方块字垒成的“高墙”无形中产生了一种阻隔,把中华文化自围自障起来。汉字的难写,四声的分阶,以及量词的难以把握,这些其他语种所没有的困难让外国人看中文如睹天书。想我中华大地,周边的海洋、大漠、雪域高原已从地理条件上对我们与外界交流造成了阻隔,这“汉字高墙”又从人文条件上产生了额外的壁垒,使得中华文化更加“如封似闭”。这层“文化界膜”更像是一张“半透膜”,进入这种文化比走出它(学习别种文化)要难得多。
  方块字壁垒不仅阻碍了外国人熟悉中国文化,也使那些在国外长大的中国孩子难以回归祖国文化。作为父母虽然都想竭力补救,无奈在非汉语环境中汉字实在难学。这些孩子交上300美元,花费一年时间,按照中文学校标准教材,总共才学了173个汉字,让他们默写起来,不是缺胳膊短腿就是添鼻子少眼睛,而且“笔顺”混乱,如同“画”字。倘若回国读书,这“语文课”是绝对跟不上的。语文不行,重点中学无望,名牌大学难进,又怎能不担心误其一生。大人出入国门尽管来去自由,这孩子却是易出难归。汉字雄关竟然把自己的民族子孙也镇在门外,望关却步,令人不胜感慨。
  
  二
  
  浮云层层悬隔,顺行逆往,高滞低急。我的思絮也随之不断切换,远牵近联。想起两年前追踪汉语同音兼并现象时,还发现一个更为有趣的事实,那就是—一些最常用、最重要的单音节词绝少发生兼并。这些词通常都是一词独占一音,最多不过两三个字共用同一声调。现据原始笔录将当初找到的这些词罗列其后,括号中标出的数字表明同一拼音声调中词的个数,“1个”就表明此词独用该音调:
  打(1个),死(1个),牛(1个),切(1个),肉(1个),血(2个,另一为“谑”),喷(1个),水(1个),盆(2个,另一为“湓”),熟(1个),口(1个),嚼(2个,另一为“矫”),日(2个,另一为“”),热(1个),冷(1个),晒(1个),暖(1个),白(1个),黑(2个,另一为“嘿”),神(2个,另一为“什”),说(1个),我(2个,另一为极偏僻字),谁(1个),坏(1个),好(2个,另一为“郝”),跑(1个),走(1个),娃(1个),少(1个),外(1个),内(2个,另一为方言“那”),藏(1个)……
  我的第一感觉,怎么这些词稍加整理,就很像是描写石器时代原始先民狩猎生活的词语?进一步又想,人类语言本来就该有个发生发展,从简单到复杂、从粗陋到完善的演进过程。而且人类之初的原始语言就是应该简单、明确,哪怕它容量很小却足以包容那些最重要的日常生活用语。尤其重要的是:为准确表达起见,这些词的发音应当尽量做到彼此疏离分立,极少与其他词义混淆。并且在以后的语言发展过程中,这一特点还应该得到特殊保护,尽可能保留其一音一词(或一音少词)特色,避免出现一音多词的兼并现象。由于汉语的“单音节词”特征,使我们有可能以那些兼并度最低的词语为线索,来追寻人类早期的原始语言。
  这可是个极为大胆的设想,而且事关重大——它所涉及的乃是一种世界四分之一人口目前正在使用的古老语言——此举决非儿戏,必须谨慎从事,小心求证为要。首先应该考察的是,对原始先民生活来说,那些最为重要的“要素”是否都包括进去了;其次,按照同一规则对词典做一次全面、客观的筛选,看所筛选出的词语对先民的原始生活来说是否都是真正需要的词。
  我当时自立的规则是——每一拼音声调所容纳的词不得超过3个!
  按此规则对手头的《现代汉语词典》做过一次全面翻检,选出的词确实绝大多数都与人类早期生活密切相关。但也有个别不容缺失的词,其兼并度略大于3,必须对其做个案审视。
  首先考察的是一个“火”字。按照美国著名科学技术史学者乔治·巴萨拉的说法:“火已被使用至少150万年了”,原始语言中绝对不能缺少这个“火”字。《现代汉语词典》中“火”共有5个同声调词,其中一个“钬”字为化学元素名称,它是周期表镧系稀土元素中的一种金属(符号为Ho),是上一世纪新发现的,理应除外。另一“”字,为偏僻县名,且为方言读音,也该除去。最后只剩下另外两个同声词,一个是“伙”,另一个则是可与“伙”通用的“夥”字。细究起来,这两个词倒也符合“狩猎—采集”的原始生活特点——“伙”是“人”与“火”的结合,围着同一个“火”堆共同烤肉熟食的“人”,当然属于此原始部落群居的“一伙”了。另一个“夥”字,更像是源于妇女从事采集,一夥人同采当然“果多”了。“火”字虽然同音词数量超标,但合理地去除非相关词后,也仅为3词,而且还都能映射原始生活风貌。
  再一个是“女”字,同音词为3个。对原始母系社会而言,“女”字也是个极重要的词,似乎应独占一音少生兼并才是,故也顺便略作考察。其另外两词,一为“”字,“”乃是一种古代油炸面食,此词涉及榨油与磨面,显然是较为发达的农耕时代才会出现的食品,必然是原始社会之后派生出来的词,且极为少用。另一词为“钕”字,是周期表锕系元素中的一个金属(符号为Nd),也是近几十年新发现的。如此看来,“女”字在原始音词中实际上也还是独占一音。
  照此做法还甄别了另外少数几个兼并度略有超标的词(一般限在5个同音词以内),剔除冷僻音词后均极少兼并,故也列入其中。它们是:你(4个,另外三字为“旎、、”),喝(5个,另外四字为“嗬、、呵、诃”),睡(4个,一个“税”字显然为后来社会用语,另外两字为“说、”),空(5个,另外四字为“崆、倥、箜、”)……
  还有些词其兼并度虽少于3,但明显是因其他原因所致,本不该归入原始音词之列,也应予以剔除。如属于冷僻书面语的“殂、彖、蕤、驵……”属于偏僻方言的“嗲、耖、氽、疃……”以及某些象声词,如动物鸣叫声“哞、咩、喵”,呕吐声“哕”等。
  经过对少数词甄别补充与合理剔除后,按照“同一拼音声调少于3词”的规则,从《现代汉语词典》中总共得到176个符合规则的词,其中153个词似可认定是与早期人类生活关系密切之词。现将其大致分类列出:
  生活类(29词):水、火、肉、切、熟、咬、嚼、吞、渴、喝、血、穿、睡、眠、梦、女、雄、、胎、给、用、能、让、得、牛、犬、猫、爪、尿。
  运动类(7词):走、跑、跳、跨、过、转、找。
  操作类(29词):打、戳、推、拼、捆、拽、扯、扛、挑、放、撸、捋、摁、掰、拆、捏、摸、抹、拍、撩、挪、刷、攀、凿、埋、拿、碰、揍、偷。
  材器类(16词):土、棍、绳、盆、鼎、收、藏、堆、存、卷、开、片、套、根、三、寸。
  话语类(7词):说、问、喊、嚷、吼、吵、劝。
  称谓类(7词):你、我、谁、姐、妈、娃、爹。
  感觉类(14词):怕、恨、怒、恐、狂、怪、虐、闷、呆、悔、好、坏、苦、酸。
  形态类(21词):大、小、多、少、内、外、广、上、满、空、肥、瘪、胖、整、散、乱、孔、喷、通、透、远。
  气象类(10词):天、黑、日、白、冷、热、晒、暖、润、雪。
  人身类(7词):头、面、口、鼻、手、腿、体。
  人生类(6词):死、病、亡、丧、命、神。
  这些想法本是几年前闲翻词典时想到的,此次阳台观云,由汉字音阶联想起这些陈年旧事,遂翻袋寻箧,找出旧纸,重又复核一过。原本一时心血来潮之漫想,兴趣所牵,求索心痒,总会不自量力,投入其中,试悟其解。倘能对海内方家有所裨益,也不枉我望中一瞥的这片蓝天浮云。
  漫思至此,忽又飘来一“絮”—既然人类语言只需不多的词即可互通简单音讯,倒该建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请他们出面,邀集主要语种专家,各研究出一套数百字的“核心语言”,只需掌握它们(再加上少量语法规则),即可表达最最简单的常用讯息。倘若汉语、英语、法语、俄语、德语、日语、西班牙语……都能研选出一套“核心语言”,每个人只要学会两千词即可周游世界了。这不是不可能的,科学研究业已表明,尽管每个人“母语”有别,但人类都拥有相同的大脑语言模块。正是因为有了这个共同点,一个人才能学会他国语言,世界各种语言才可彼此翻译,互相沟通。
  


  
  乱云一时亢奋,轻狂漫舞,我的思絮也随之飘浮不定,幻化倏然。忽而又闯入一个更加虚无飘渺的问题—经历了数千年的“方块字”熏陶,这种“方正规整”的格式,对我们的思维方式,处世风范,行为准则,生活习俗,乃至我们的民族性格方面难道不会产生某种潜移默化的微妙影响吗?
  中华民族最大的文化特色莫过于“方块汉字”,它同时也铸造了“方正”的民族性格。
  想我中华泱泱大国,汉字方正,城郭方正,街区方正,皇城方正,宫殿方正,庙宇方正,院子方正,房屋方正,人也方正。国人普遍地喜“方”恶“圆”,倘若某人处世灵活,善于敷衍塞责,讨好各方,就说他“为人圆滑”。虽说我们历来推崇“为人方正”,但若是一味强调“方正”,也会与世不谐,难以立足,所以又要求人们变通为“外圆内方”,反正不离一个“方”字。中国人到死也离不开这个“外圆内方”——坟丘为圆,棺椁为方。人家古埃及倒是连陵墓都是方的。
  也许我们嗜“方”成习,凡敬重之物皆誉之以“方”。不论“精神”还是“物质”,简直达到触目皆“方”的程度。制订一套全局性的计划策略,称为“方略”;确定个带指导性的办事方向,称为“方针”;编个准备实施的法式、计划,称为“方案”;说话做事的样式,称为“方式”;精通某种学问的专家,称为“方家”;医生看病留下张药单,称为“方子”;孔子“肉无方正不食”;就连读书人斯文而慢悠悠地迈大步,都称之为踱“方步”。恭维领导,颂其为“领导有方”;不会办事,贬之为“办事无方”。心绪慌乱之人,称其“方寸”已乱。长得福相便是“方头大耳”。甚至以“方”为旗,此类之词大都带有方字偏旁,如“旗”、“旌”……就连古代中国人的宇宙观都是“天圆地方”。
  物质方面的方形之器更是不胜枚举,床榻、橱柜、桌椅、几案、台凳、书架无一不方。只有一事令人费解,谁都知道几何学上“三点成一面”,这桌、床、几、凳何以非要做成四脚方形,若是三条腿,屋里屋外,放哪都稳,何必多此一足?近日刚好在读一本关于古希腊的书,书中描写古希腊人家居布置时写到:“餐厅里人们总是在靠近长椅处放些三条腿的圆桌,它们比四条腿的更容易放平。”四足桌凳虽然承重更稳,却又带来一个必不可少的附加条件——那就是“平”。它们对地面的要求可比三足苛刻多了,稍有不平,必有一足跷之,可见方正之器欲享其稳,必予其平。“方正”与“平稳”如孪生双出,自是源本相通。我们民族为人处世一向崇尚“四平八稳”,显然也来自于对“方正”的特殊尊崇。中国古代铸造青铜鼎器初为三足,故称“三足鼎立”。后因鼎乃国之重器,表征君王权力,为表示王权稳定,特意铸了很多四足大鼎。前几年我国铸了个巨鼎送到联合国摆着,采用的就是四足设计,象征着国家稳定。
  大自然到处是“圆”,汉字最早也多为圆笔。从早期文字遗存(甲骨、钟鼎、石鼓)中可以得知,这些篆书都是以圆曲笔画为主的。当然,更早的象形文字简直就是描绘自然物的简笔画,自然更多圆笔。汉字的由圆而方,走向高度抽象,也正是人类文明逐渐疏离自然的象征!
  汉字之方,足以“方化”一切。几千年来它早已融入我们民族的灵魂,铸就了我们民族的“血型”,其深刻影响几乎涉及方方面面。如不能领略一个“方”字,则不解我中华文化真髓!
  汉字领域里的一番率性云游,虽说有点不着边际,却也使我略有微得,十分惬意。平生最爱精神云游,无挂无碍,无依无附,随心而走,由兴而牵。
  有时“让头脑飘浮如云,让思维失重如悬”也挺好。轻烟袅袅,灵动易扰,极易显示细微流变。同样,一个完全松弛的大脑有时也会变得异常灵敏。有时一些平日里压在最底层的“潜意识”反倒能浮现上来,一些奇思妙想偶尔也会不期而至。此种大闲之妙境决非头脑紧绷之人所能知也。抽点时间看看云吧,以云为师,法云之道,其乐无穷。
  最爱云淡风轻,闲静松悬,且浮且幻。愿此身与云同归,且隐且渺,且消且散,化入无我自在蓝天!
 

起到了首要效果 >>>

 

杭州第十四中学版权所有